您的位置: 云达不莱梅vs柏林赫塔 >> 文学艺术 >> 正文

弗莱堡对云达不莱梅:年 味

作者 姚行亮

http://www.autrr.com.cn  2020-01-24 06:22:17   来源:吴航乡情  【字号

云达不莱梅vs柏林赫塔 www.autrr.com.cn   今年,父母终于搬到城关和我一起过年,我在睡梦里都笑出了声,心想:家里终于有过年的样子了,今年终于有浓浓的年味了。

  算一算,已经有十多年没有和父母一起过年了。我读书毕业参加工作又结婚生子,人生一步一步地按部就班。把房子买在城关之后,特别是每次过年,虽然两地只有18公里的距离,父母因为害怕麻烦孩子,不愿来城关,也不愿我们回乡下。想着年趋老迈的父母,难免心烦气躁,便觉得这年不如不来的好。

  哪怕是街上挂满了红红的灯笼,哪怕街道两旁处处是花团锦簇,哪怕是焰火漫天,毕竟过年的时候少了老人,就少了许多的仪式感。好几年以来的慢慢累积,对年味的感知也越来越淡,连过年这样重大的日子,也变得和其他的日子没有什么区别。每当夜阑人静,就着一杯清茶,回想自己这快半个世纪的人生,每每我也觉得遗憾。

  记得小时候,正好赶上了改革开放,政策的红利已经让农村的生活发生着变化,年味便是在灶头的香味里、村里的鞭炮声里开始氤氲的。

  母亲不停地在厨房忙碌里,厨房的灶火一直都是红红的、旺旺的。杀了的鸡啊、鸭啊,要卤要炖,切好的猪肉、鱼肉要炸要煎,而我就在灶台边,眼巴巴地看着,有时候母亲塞一块刚刚炸好的肉到我的嘴里,我便一路小跑,跑到村旁屋角,就像老牛反刍一样慢慢嚼慢慢吞咽,生怕吃得太快,也怕被其他孩子看见抢了去。

  这个时候,村里已经有零星的鞭炮声了。小孩子三三两两聚在一起,拿着各自从家里偷出来的小鞭炮。所谓的小鞭炮,也就是现在一排一排的“八子炮”,小孩子舍不得一下子放光,就把“八子炮”拆成一个一个的。胆子大的,一手拿个点着的香,一手拿炮,点燃一个,往人群里扔,小孩子就哇哇叫地跑开。也有胆子小的,就把炮插在土里,一手捂着耳朵、一手拿着香颤悠悠地去点。每每这时,就有调皮的小孩冷不防在旁边大喊一声,往往吓得胆子小的孩子一屁股坐在地上,引起了周围一群孩子们的哄笑。

  家家户户都在做卫生、贴春联、挂灯笼;大人们提着自家地里的蔬菜、水果或者鱼肉走亲访友;上了年龄的老人们就坐在屋门口,眯着眼睛晒着太阳……

  隔着几十年的时光,我细细回忆着这一幕一幕,依然清晰如昨。而我心里的那种温暖、那份祥和,我想这大概就是我熟悉的年味。

  社会进入了新时代,我越来越想念年的滋味、家的感觉。那天,我特地回乡下,坐在屋门口和父母聊天,我说:“一家人就要在一起,无论是过年,还是干啥。不要把一家人分成几个地方。你们以为不和孩子住在一起,是减少了孩子的麻烦。但是你们不知道的是,孩子们一直想着住在乡下的你们,日子反而过得更累?!?/p>

  许是我的这段话让我的父母有所触动吧,一个月后他们终于决定搬来和我一起生活。

  现在,随着父母的入住,家里到底是热闹起来了。许久不开的电视现在一天到晚放着各种节目,因为老父亲喜欢看电视;而老母亲依然在厨房里忙进忙出,不管是什么样的灶台,无论是烧柴火、还是用电用气,依然都是她的舞台;五岁的孩子一会儿爬到爷爷的膝盖上,一会儿又绕着奶奶转来转去,直到奶奶给她一块炸肉,她把炸肉往嘴里一塞,然后屁颠屁颠地跑开——这一切都那么熟悉,像极了我的小时候。

  我想,所谓的年味应该就是亲情的味道、团圆的味道,所谓的过年仪式感就应该是一家人在一起热热闹闹的感觉。这样的日子过起来,哪怕是平常的日子,也像是在过年。